所谓好心能掩盖老毛所犯下的错误吗?

闲话楚雄2018/1/12 12:09:00点击:2151发贴:道法自然来源:电脑

   10多天前打开各种媒体,到处都是纪念老毛的文章,的确,老毛的盖世功劳不容否认,但是老毛的滔天罪恶也不容掩盖。中国人自古就有为尊者讳的传统,每当谈及老毛的错误和罪恶时,很多人都会用一句轻飘飘的主席也是出于好心才会犯的错误,此话可谓诛心,好心两个字就可以让无数冤魂没法说理。

   秦始皇也是出于好心修万里长城,可是在国力民力有限的情况下既要四处派兵征战,修长城不算还要修阿旁宫,每个帝王谁不想建立万世不朽的功勋,罔顾黎民百姓死活极度透支国力民力最终陈胜吴广起义,秦朝二世而亡。隋炀帝也是好心,大运河工程也是泽被后世,问题是光修大运河国力民力已经很难承受了,几次远征高丽当然也是开辟万里波涛于四海,布国威于八方的开疆拓土的好事,但是好大喜功的结果是又把农民逼得活不下去导致瓦岗农民起义,最终葬送隋朝,所以理智的帝王都是苦心经营,均有功成不必在我的胸襟。

   诗言志,老毛诗云,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超英赶美,大跃进,剪刀差压迫剥削农民搞工业,饿着肚子支援世界革命,接着文化大革命,好大喜功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农民承受能力早已突破极限,如果不是天佑中华,几乎到了崩溃边缘。

 

   当然,建国后三十年也还是取得不少成绩的,如两弹一星奠定大国基础,中国加入联合国安理会五常等。但我觉得老毛也不能贪天之功为己有,在老毛把无数精忠报国的知识分子打成臭老九,不少抛弃国外功成名就,荣华富贵的生活回国帮助党国建设国家的高级知识分子,不少人没有机会为国尽忠便惨死于劳改营,活下来的更是受尽人间委屈不改赤胆忠心,夹边沟就葬送了多少英魂,被逼自杀的知识分子精英更是不胜枚举,如果把这些功劳全算在老毛头上,那么多少冤魂怎么说理?

   

条评论
  • 路过这2018/1/12 19:21:00回复1楼

    心脏不好不敢评论
  • 云飞扬2018/1/13 16:17:00回复2楼

    新中国建立后,毛主席曾经认为,只要把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建立起来了,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的主要问题就解决了,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所以他在1953年就提出了中央领导要分一线二线的问题。1956年,中共八大提出“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在作出这个结论的同时,八大的公告里边专门加了一条就是毛泽东同志打算在合适的时机退居二线,把主要精力放到研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马克思主义哲学上去。毛也把中央的日常工作交给了刘少奇主持。
    到了1959年4月的第二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毛就辞去了国家主席的职务,把它让给了刘。按照计划,他会在1961年的中共九大上再辞去党的主席职务,正式退居二线。
    但是,从1959年开始,国家就发生了严重的经济困难,出现了大饥荒。这个经济困难的主要原因,就是官僚集团为了追求政绩,浮夸粮食产量,并盲目追求高指标,大量调动农村劳动力去大炼钢铁,导致农村劳动力短缺,粮食产量大幅度下降。与此同时,官僚体系却对中央决策层,特别是毛本人,进行欺骗,谎称粮食产量之所以不如预期,是因为农民手里掌握者大量的粮食,为了少交公粮而“瞒产”。
  • 云飞扬2018/1/13 16:20:00回复3楼

    对于当时报纸上和报告中各种“亩产万斤”这样的夸张说法,作为最高领袖的毛主席是一种善意的怀疑的态度。也就是说,他并不相信这些说法,但是他还是很信任自己带出来的这个革命队伍的同志,觉得这样的夸张是出于好心,为了鼓舞群众的干劲。
    在1958年11月,“大跃进”高潮期间,毛在武昌会议上严肃批评了“浮夸风”,说这种做法是“务虚名而受实祸”。他说:
    “我看还是谨慎一点。粮食多一点没关系,但每人一万斤也不好。听说有几个姑娘说,不搞亩产八万斤不结婚,我看她们是想独身主义的,把这个作挡箭牌。
    ……现在要减轻任务。水利任务,去冬今春全国搞五百亿土石方,而今冬明春全国还要搞一千九百亿土石方,多了三倍多。还有各种各样的任务,钢铁、铜、铝、煤炭、运输、加工工业、化学工业,需要人很多。这样一来,我看搞起来,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万人。
    死五千万人你们的职不撤,至少我的职要撤,头也成问题。安徽要搞那么多,你(指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搞多了也可以,但以不死人为原则。一千九百多亿土石方总是多了,你们议一下。你们一定要搞,我也没办法,但死了人不能杀我的头。
    我看,明年水利工程还是五百亿土石方,一点也不翻。今年是五百亿,明年是五百亿,后年是五百亿,你搞它十年,不就五千亿了吗?我说留一点给我们的儿子去搞也可以,何必我们统统搞光!”[3]
    会议期间,他又找到当时《人民日报》的总编辑吴冷西等负责宣传工作的人说:
    “中央已有12个部长写了报告,指标高得吓人,似乎要立军令状。但我看完不成也不要杀头。铁道部长说1959年要修2万公里铁路。周总理主持制订的第二个五年计划草案,规定5年内才修2万公里,他夸下海口要一年完成,怎么完成得了呢?
    ……现在宣传上要压缩空气,不要再鼓虚劲,要鼓实劲,自己不要头脑发热,更不要鼓动人家头脑发热。大跃进中有些虚报是上面压任务压出来的,问题的危险性在于我们竟然完全相信下面的报告。按虚报的数字来订生产计划很危险,订供应计划更危险。
    尽管提出了严重的警告,并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制止这种浮夸风、瞎指挥的问题。但毛对现实情况的危险程度的估计仍然严重不足。他觉得群众的干劲热情既然已经被发动起来,那么就不宜打压,只是需要“鼓实劲”而不是“鼓虚劲”,要反对头脑发热,但也不要泼冷水。
    对于那些浮夸的报告,毛并不相信,但是想不到会夸张大这么严重的地步,而是认为打一个很大的折扣之后是可以接受的。虽然报纸上在吹亩产万斤,但农业部长廖鲁言给毛报告的1960年全国粮食总产量是六千亿斤,折合下来相当于全国平均亩产300多斤。而1957年的全国亩产大约是每亩200多斤。毛不相信亩产万斤,对六千亿也提出了质疑,而廖鲁言和谭某林坚称六千亿斤是最保守估计,实际产量肯定超过了六千亿斤。所以最终他还是相信了这个数据。他认为平均亩产300多斤是可能的。
    但他完全想不到的是,当时真实的粮食产量只有不到三千亿斤,相对于了1957年,粮食产量不仅没有增加,反而是大幅度下降的!
    这个事情确实超过了他的想象范围。他想不到的是,那么多曾经一起干革命、出生入死的同志们,在当上官员以后,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不仅严重浮夸,把减产吹成大丰收,而且为了个人的权力地位,强制征收农民粮食,宁可饿死人也要把这种浮夸的谎言掩盖过去。
    在这种情况下,毛就对自己亲自建立的这个官僚体系产生了深刻的怀疑。他怀疑有很多革命的同志,遭到了阶级敌人的诱惑腐化变质了,背叛了革命的理想。这样,九大就没有能够按时召开,毛也放弃了他要退居二线的想法,而是重新回到一线,开始反思大饥荒的沉痛教训,大力整顿官僚集团。首先是大兴调查研究之风,然后是对基层干部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最后才是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打倒了很多中高级官员。
  • 道法自然2018/1/14 11:17:00回复4楼

    飞扬兄,准确说老毛,少奇,小平都有责任,但是少奇,小平主要是为了迎合老毛好大喜功的心理,亩产万斤不要说能骗老毛,骗个乡长都骗不到,飞扬兄你举的老毛那些话只是老毛两面派权谋手腕的体现,他早知道会出事,说这些话只是为了将来出事时当挡箭牌而已。
  • 道法自然2018/1/14 11:19:00回复5楼

    “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 - 刘少奇语
      由于“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的严重“左”倾错误,加上从1959年起,我国农田连续几年遭受大面积自然灾害,从而使党和人民面临建国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困难。如何认识这一危局以及怎样化解?党中央高层出现了意见分歧。
        对于1958年以来三年“大跃进”造成的困难和经济形势的估计,在党内是有一些不同看法的。以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等人为代表,由于直接面对国民经济第一线,他们对形势有了更加接近真实的看法。刘少奇最为典型。可以说,刘少奇是党内看到困难形势的严重性并敢于触及造成困难真正原因的领导人之一。他突破了对形势看法固有的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认为是三个指头和七个指头的关系,有些地区,缺点和错误不止是三个指头,并得出了“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结论。当发现1962年财政预算中存在三十多亿元的赤字时,刘少奇更加尖锐地指出:“中央工作会议(即“七千人大会”)对困难情况透底不够,有问题不愿揭,怕说漆黑一团!还它个本来面目,怕什么?说漆黑一团,可以让人悲观,也可以激发人们向困难作斗争的勇气!”同时,刘少奇说过“怕什么丑呢?今天不揭,明天还要揭;你自己不揭,别人要揭;活人不揭,死后下一代要揭”,“三面红旗可以让人家怀疑几年”之类的话。刘少奇还对自己的子女说:“我们革命的目的是要解决人民群众的吃饭、穿衣、住房问题,人民受了这么多苦,要为他们分忧啊!”

    因此,对刘少奇等人对形势的估计,毛泽东非常不满。1962年夏,在中南海游泳池毛泽东当面批评刘少奇:“你急什么?压不住阵脚了?为什么不顶住?”“西楼说得一片黑暗,你急什么”,“三面红旗也否了,地也分了,你顶不住?我死了以后怎么办!”刘少奇激动地说:“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在随后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和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把一线领导人对形势的估计当作“黑暗风”来批判了。他指出:“我周游了全国,从中南到西南,找各大区的同志谈话,每个省都说去年比前年好,今年比去年好,看来并非一片黑暗。有的同志把情况估计得过分黑暗了”,“这两年讲困难讲黑暗合法,讲光明不合法了”,“农业恢复要五年、八年,讲的那样长,就没有希望了”。他还批评李富春和国家计委“上不联系中央,下不联系群众,事先不请示,事后不报告,四时八节,强迫签字。我说再看一年,不行就换班。有人劝我不要等了,现在就可以换”。
  • 云飞扬2018/1/16 15:41:00回复6楼

    诗言志,老毛诗云,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超英赶美,大跃进,剪刀差压迫剥削农民搞工业,饿着肚子支援世界革命,接着文化大革命,好大喜功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农民承受能力早已突破极限,如果不是天佑中华,几乎到了崩溃边缘。
    这段话道法兄写得好,毛主席建国后确实好大喜功。
大图浏览

扫描该二维码

在手机上打开该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