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所有回复
  • 小飞龙2018/7/22 21:22:00回复主题:新说悟空 2——我只是一只苦逼的公务

    6

        话说斗战胜佛孙悟空既然得到了佛祖的准假,从此再不用去闻那佛祖的伟屁,每天呼吸清新的空气再加上心情愉快,如此过了一些时日,身上的斑秃处果然有新毛渐渐长出,不过新毛短而纤细,斑斑点点,仿佛金钱豹的斑纹,使得孙悟空看上去仍像是生了癣疮的癞皮猴。

        “我靠!想当年俺老孙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炼了七七四十九天,出来之时也是毫发无损,没想到被这如来老儿的伟屁一熏,竟然如此磕碜。厉害!厉害!真正何其毒也!”

        孙悟空感慨后怕之余,忍不住瞠目咋舌,与此同时,悟空却突然想起了猪八戒。

        “老子成佛后混成这付德行,不知道呆子做了净瓶使者后混得咋样,正好趁此闲暇,老孙去他那儿看看。”

        一旦斗战胜佛起了走亲访友之心,他那猴子屁股就一刻也坐不住了,随即施展法术,召唤那筋斗云到来。

        悟空召唤筋斗云,那自然是随叫随到,但当筋斗云一如往日般迅捷地出现在悟空脚下时,悟空却简直认不出它了。

        以前的筋斗云,云团的筋骨虬扎实结,肌肉强健而饱满,辗转翻滚奔涌,风雷之声一刻也不消停。可如今悟空脚下的筋斗云,长得瘦骨嶙峋,薄如蝉翼,轻如鸿羽,时不时地发几声嘤嘤娇喘,活像一个得了厌食症的娘们在发情。

        “干你妹!就算老子成佛后不再骑你,你娃也犯不着去做变性手术哇!”

        “切!瞎了你的猴眼,你弯下腰仔细看看,我那两颗蛋蛋不还在云肚子底下吗?老子变成这付逼样,他娘的纯粹就是饿的!饿的!”

        筋斗云带着哭腔回过头朝着悟空大骂,云头的雾气冰冷凝结成雨,滴落成两行委屈的泪水。

        “哎!这怎么可能嘛?这天上的云,到处都在飘,你筋斗云打从娘胎里出来就跟着我,老孙从来也没见你饿过一顿云啊!”

        “猴子,早年我筋斗云跟着你,无论是占山为王,大闹天宫,又或者是西天取经走那十万八千里路的长征,每到名山大川和江河湖泽,只要那里有水汽升腾,云雾缭绕,我筋斗云都能随心所欲,免费吃云吃到饱。可自从那个肥头大耳的什么佛祖当家之后,这下好了,他把名山大川,江河湖泽都圈起来,一下全成了他佛家地界上的风景区了,若想进去,就得交钱买门票。景区的门票那么贵,老子哪能交得起!而你猴子成佛后,猴腿一撇,又不来理我,就照如今这样的世道光景,我这辈子是甭想再吃得起云啦。”

        “哎!我说筋斗云儿,那些名山大川就算如你所说都被佛祖圈起来了,可这天上到处都是云,难道这还不够你吃的?”

        “你说得倒轻巧!这佛界的天上地下水里,有哪样资源不是属于佛界所有?哪怕老子只吃一朵云,那就得办一张《采矿许可证》,《采矿许可证》,知道不?除非你的面子比佛祖的屁股还大,否则无论如何是办不下来的。”

        “那你就真这么死心眼啊,肚子都饿成这样了,你还管他什么许可不许可的,随手扯一片云头吃了不就得了。”

        “这我可真不敢,没有《采矿许可证》却去侵占佛家矿产资源,他娘的这罪名可大了去了。我可不是你猴子,在老君的八卦炉里炼个四十九天都没事,如果我筋斗云进了那机器里面,不消半个时辰,老子铁定就烟消云散,蒸发殆尽了。”

        “那这么多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唉!那真是一言难尽哪。想当年我筋斗云也是《西游记》里堂堂的第一坐骑,居然会为了填饱肚子而做起私闯民宅小偷小摸的事情。一见有哪家小媳妇在厨房开灶做饭,我便寻缝钻穴地溜进去吸食几口锅台上冒出的水汽,可每每吃不了几口,便被那呜呜作响的油烟机给抽出去了。”

        斗战胜佛听了筋斗云的这番话,凄凉无言以对,只是蹲在筋斗云上一个劲地抓耳挠腮,思量了许久,终于打定了主意,于是施展翻筋斗的法术,点火发动了筋斗云。

        “咱们走!”

        “走个屁!老子从今天起郑重宣布实行罢工,他娘的年久失修,云量不足,刹车失灵,一旦出了车祸,你猴子到时可别赖我!”

        “你麻痹少给我啰嗦,现在就跟我去一个地方,到时保管你吃云吃个够。”

        悟空说完,驱动了筋斗云,径直朝灵山脚下的中石云加云站飞奔而去。
               陈琪东
  • 小飞龙2018/7/22 20:55:00回复主题:唛,原来管三鹿的人现在管疫苗?

    婴儿防三鹿, 少儿防疫苗, 中年防p2p, 老年防鸿毛药酒, 千万不要觉得自己很牛逼, 总有一款你防不胜防……

    大家都得注意这个提醒!
  • 小飞龙2018/7/22 20:49:00回复主题:唛,原来管三鹿的人现在管疫苗?

    孙**,是在三聚氰胺事件中受处分,并没有免职。2012 年升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2014 年 6 月开始直到 2018 年 2 月,一直兼任药品安全总监。

        1975 年 6 月至 1978 年 3 月,在江苏省新沂县唐店公社插队知青。

        1978 年 3 月至 1982 年 1 月,南京药学院药学系学习,获理学学士学位。

        1982 年至 1991 年,在成都制药一厂工作,先后担任技术员、车间主任、技术科科长、厂长助理。

        1991 年至 2000 年,在四川省医药管理局工作,历任主任科员、副处长、处长;(期间,1994 年 10 月至 1996 年 10 月挂职任四川省纳溪县副县长。)

        2000 年 05 月,任四川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2003 年 06 月,调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历任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食品安全监管司司长、药品安全监管司司长。

        2009 年,时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的孙咸泽因三鹿奶粉事件受到行政记过处分。

        2011 年 06 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信息中心主任(正局级)、党委书记。

        2012 年 08 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 2 ]

        2013 年 04 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党组成员。

        2014 年 06 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党组成员、药品安全总监。

        2015 年 07 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药品安全总监。 [ 3 ]

        2016 年 02 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药品安全总监、信息中心主任(兼)。 [ 4 ]

        2017 年 04 月至 2018 年 2 月,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药品安全总监。 [ 5-6 ]

        2018.03 第十三届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

        另外一个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的当事人下场就相当惨:郭利,北京人,十年前,他是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的当事人、一个三岁女儿的爸爸。那年他的女儿因长期食用三聚氰胺超标的假冒美国施恩牌奶粉,被检测出"双肾结石"和尿蛋白及缺铁症状。

        他坚持调查和与厂家维权,后反被构陷"敲诈"入狱五年。他在狱中拒绝认罪,经持续不断的申诉最终在 2017 年获改判无罪。然而翻案后前妻改嫁,女儿形同陌路,年近 50 的他事业家庭一无所有。

        查到这里,我后脊背阵阵发凉!

        补充新闻可以看出他是直接主管疫苗的:

        2017 年 6 月 29 日下午,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孙咸泽会见了来访的全球疫苗免疫联盟首席执行官塞斯 · 伯克利博士一行,双方就疫苗监管、中国疫苗参加世卫组织预认证及中国加入 ICH 后续工作等议题进行了交流。总局相关司局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见。

        2017 年全国安全用药月启动仪式今日在京举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药品安全总监孙咸泽出席启动仪式并讲话。孙咸泽表示,保障药品安全需要全社会的广泛参与,"全国安全用药月"系列活动的开展,有助于在全社会形成药品安全合力共治的局面。

        2018 年 3 月,出任第十三届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

        那一刻,多干了半年的他以为 自己可以安全的退居 二线了,以为可以把他任内爆发的长生生物 疫苗的事甩给后任了,他自己绝对想不到,四个月后,事件被曝光。

        十年前,他主管的三鹿 奶粉事件也重新提起。

        十年来,他升官虽慢,但在 58 岁也实现了省部级,

        十年来,他依旧四平八稳的按部就班,前面的疫苗事件处理 依然轻描淡写,

        十年来 ,他的缓慢升迁似乎印证了一个规律——就是 官场有自己的规律,和百姓和舆论关系不大。

        国家药品安全总监,一个最为关键的岗位,让一个已经犯了错误的人顶上去。庸庸碌碌的他就继续秉持大事化小的不出事就是最好的结果的思路监管,最后是 25 万支失效疫苗打进 25 万个山东孩子的身体里。这个职务,在他身上成了摆设。

        十年前,他算是躲过了惩罚。

        十年后,上边又会给他什么处分?

        2007 年 7 月 10 日上午,他的老领导、 已经退居二线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前局长郑筱萸被执行死刑。

        即便如此重刑的警钟,依然让他对疫苗的监管麻木不仁,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内幕?

        这次的他,应该无处可逃,被全社会唾骂,起码和那位魂归天国的老领导一样,被钉在耻辱柱上。
  • 小飞龙2018/7/22 20:46:00回复主题:唛,原来管三鹿的人现在管疫苗?

    前两天被一篇《疫苗之王》刷屏了,后来发现原来管三鹿的人现在管疫苗,真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去年10 月,长生的百白破疫苗也被爆出问题,可见下面图片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的去年7月有个事情,西安有个女士被狗咬伤后接种了疫苗,但依然在20多天后去世,当时专家给了各种分析,这样想来有些细思极恐。

        钱挣了那么多,为什么还要害人呢,正如楼主朋友圈一个朋友的一句话,说的非常精辟——「利 害了我的国」,

        如今这批疫苗究竟流向哪里了?真的是令人担心却又倍感无力悲哀的问题。
  • 百德地产2018/7/22 17:42:00回复主题:青龙河畔金瑞小区联排别墅

    至少一半

扫描该二维码

在手机上打开该页